快捷搜索:

最新资讯

咆哮这个名字的时候觉得特别扭但是白色咆哮看

咆哮这个名字的时候觉得特别扭但是白色咆哮看

是我!没错! 白色咆哮极是惊讶的道:你竟然这么年轻! 舒尔茨哈哈一笑,道:我也没想到你是个女人啊。 听着白色咆哮的声音,杨逸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摸了摸胳膊,不是因为他们...

这里的游客就比大本钟那边少很多了但游客还是

这里的游客就比大本钟那边少很多了但游客还是

如果白色咆哮就在伦敦的话,那就方便太多了。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招揽白色咆哮,但是只要人在伦敦肯定就好说,虽然像舒尔茨这么好骗的可能性不大,但只要能找到人那就总有办...

拉起身后的黄包车,就朝着记忆中的这

拉起身后的黄包车,就朝着记忆中的这

你自己好好活,比什么都好。你听姐的,别再来了。戏也别再试着唱了。当年你没出师,现如今一断又是这么多年,是姐姐毁了你啊。 好好的拉你的车,还是那句话,遮着点脸,就这么...

脑海中只剩下了一个信念找到他的两位师姐

脑海中只剩下了一个信念找到他的两位师姐

这心也真大。够迟钝的。 在这之前的记忆,一切正常。 如果事情都能够按照正常的轨迹运行,那么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意外发生。 如果这个戏班子没有碰到一场猝不及防的的...

虽然是和旁人一样,笑着恭喜着顾铮

虽然是和旁人一样,笑着恭喜着顾铮

戏班里的青眉也乐了,作为一个女人,唱戏自然不可能当做是一辈子的行当,她也想找一个老实本分的普通人,不会嫌弃她的出身,踏踏实实的过上一辈子。 原本她最担心的就是在她封...